新安琅琊王氏网www.xalyws.com 王璧文化研究会 新安琅琊王氏宗亲联谊会 . 祭母亲——娘在,家就在/王庆东_文墨飘香_新安琅琊王氏网www.xalyws.com 王璧文化 研究会 新安 琅琊 王氏宗亲 联谊会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 > 文墨飘香 > 详细内容
祭母亲——娘在,家就在/王庆东
作者:王庆东  发布时间:2018-4-29  阅读次数:803  字体大小: 【】 【】【

祭母亲——娘在,家就在

--王庆东

2018415日,是我撕心裂肺的时刻,这时刻,陪伴我六十五年的老母亲驾鹤西去了,举家三代在悲痛之中忙碌了五天,于四月十九日让她老人家入土为安了。本打算把这疲惫的病体好好地修养几天,可是一躺下来又是泪湿枕巾,无法入眠,于是伏案提笔写下这篇《娘在,家就在》的祭文来慰藉自己的心灵。

母亲,吴兰芳,怀宁吴氏《观乐堂》升耀公后裔吴发福(二十二世)之女,二十岁嫁入桐城王氏《敦睦堂》成一公后裔王光义(二十一世)为妻,二十一岁生下我姐姐,一九五四年农历九月十五,又是一场痉挛与阵痛后,从体内掉下一块血淋淋的肉,后经产婆的一把剪刀剪断了我的脐带,从此把我和母亲分为两人。从此之后每隔两三年剪一次,一剪再剪从母亲身体中剪出了五个弟弟两个妹妹。我们兄妹一共九人,母亲九次怀胎九次分娩,恰如在阎王殿前挣扎了九次。

母亲虽为女性,但她的性格十分豪爽,工作起来不比男性差,在她的年轻时候就职于“森工队,白洋森工站”(现在的林业局白洋检查站),那个时代是计划经济的年代,国家所需要的木材也是计划性的砍伐,母亲的工作就是经常去砍伐区给山民们交上来的木材进行打码,她熟练的打码、唱码(打码,是将木材进行编号、计立方米,唱码,是将统计的数字报给记录人员做记录)然后再交与下达任务的上方单位。收完木材后还要通过水运,(俗称放木排)从现在的杨街村放一次木排到现在的城区池口要三天时间,从现在梅街的潘桥放一次木排往返一次需要六天时间,当时家中已经有四个孩子和一位老母亲(我外婆),家中的生活确实无法让她再工作,为了家庭的一切的一切不得不放弃工作,回家做一个家庭主妇,母亲在家做家庭主妇后仍然积极支持父亲的工作,父亲的一生一直在原来的解放公社任组织委员一职,后来解放与挑坡两公社合并后任武装部长,七0年分开后回解放公社任生产委员兼组织委员,父亲每次与同行的公社干部路过家门口时,常带回家吃饭,有一次公社的一位副书记吴成贵在我家吃饭要与我母亲拼酒,结果这位吴书记醉成烂泥。

母亲除了性格豪爽外还是一个乐善好施之人,每当家里的亲戚或朋友给家里送了新鲜的东西,她总要分给左邻右舍,每逢过年,儿女给她的压岁钱,她也经常给村中的困难户你一百他一百的给,自姐姐与姐夫结婚后,姐夫经常从四川带的名贵药材如“天麻、川贝、骨灵丹”等等,她也经常送给本村所需之人。最让我感动的一次是一九九九年八月十七日,小妹在武汉生产,我送老娘去武汉给妹妹坐月子,当时的交通还不发达,去武汉必须乘船上去,因为去的匆忙,买不到四等仓,只买到了两张五等仓(散席),我从船上的服务处花三块钱租了一把藤椅给她坐,当太阳出现在船的左边时,我就牵着她去右边,太阳出现在右边时,我又牵着她拿起藤椅去左边,到了下午,我去了一趟厕所,回来发现她把唯一一把能让她得到休息的藤椅竟然让给了一位30多岁的孕妇。还有一次令我激动的事是七年前,家父是2001年去世的,父亲这一走,母亲成了空巢老人过起独住生活,但也时常到城里亲戚表姐、表妹、姨娘家走动,也去过成都、重庆、南京、桐城。但是独住的生活还是不少,在家无事时还去菜园子里打发时间,吃不完的菜,就送到乡村农村班车站点委托司机带给我,有一次司机打电话给我说你妈妈又带菜来了,通知我去南门车站拿回,当司机交给我一个近30斤的一个大冬瓜时,令我十分震惊,心想一位年近八十岁老人将这样一个大冬瓜从家里要拎到有一里多路杨街农村班车站点,她拎的动吗?一路上要歇几稍?再说我这小三口之家一次也吃不完啊,冬瓜一旦开剖只能保存三天,吃不了的也要丢掉,令我为难的是,这丢掉的不是冬瓜,而是老娘对儿子的一片爱心,我永远都记得这一天是2011年10月11日,这一天是我的58岁生日。一个人的幸福是来自于伟大的母亲的关爱!

俗话说“娘在,家就在”,老娘这一走,我们兄妹九人,今后要想欢聚一堂,恐怕是难事了。老娘这一走也是将她从王氏最高一位(二十一世)孙列入到新安琅琊王桐城大山王氏《学琴公》支下的二十一世“先祖”排列。

遥望老屋,庭树如故,斋宇廓然,而亲不可寻,思亦何极。日徂月流,寒暑代息;高云黯黯,冷月潇潇,白霜掩晨,长风悲节;执笔涕盈,哀言泣血。

摘一首中国传统文化《十月怀胎经》来伴我哭娘亲,

开言我把列位叫,  叫声列位听分明,

以下十月怀胎经,  字字句句记在心。

正月怀胎如露淋,  桃李花开正逢春,

如似水上浮萍草,  未知生根不生根。

二月怀胎不计时,  手酸嫁麻路难行,

眼花不见穿针线,  放心花朵懒起身。

三月怀胎三月三,  三餐茶饭吃两餐,

三餐茶饭不想吃,  只想酸梅口中尝。

四月怀胎渐渐紧,  浑身软骨闷沉沉,

少年生子无小可,  老来疾病苦难当。

五月怀胎分男女,  七孔八覆边成人,

是男是女心中想,  未知何日得降生。

六月怀胎三伏天,  烧茶烧水懒上前,

堂上扫地身难转,  行路尤同上高山。

七月怀胎正是秋,  时刻记儿在心头,

物高不敢伸手取,  物低不敢低头抽。

八月怀胎桂花香,  收谷进仓乱忙忙,

母亲怀胎多辛苦,  头晕眼花面皮黄。

九月怀胎重如山,  低头容易起床难,

吃饭不敢多吃口,  罗裙不敢紧腰缠。

十月怀胎刚刚满,  儿在腹中团团转,

左手扯娘心头肉,  右手扯娘肚里肝。

一阵痛来一阵忙,  两阵痛来失了魂,

牙齿咬得钢钉断,  两脚踩得地皮警。

生命危危往心头,  十分苦楚最难当,

叫娘上天又无路,  叫娘入地地无门。

结发丈夫心怀思,  洗手焚香叩神灵,

一许生来并保界,  二许南海观世音。

观世音来观世音,  救了世间多少人,

三许长生並土地,  四许家先满堂神。

今日许愿功德满,  孩儿方得降下身,

孩儿下地哭一声,  娘在房中两世人,

娇儿下地哭两声,  堂上公婆放了心,

孩儿下地哭三声,  娘在床上又翻身,

金盆打水来洗脸,  罗裙包儿在娘身,

日间苦楚容易过,  夜间苦楚更难当,

左边干床儿子睡,  右边湿床娘安身,

要是两边都潮湿,  双手抱儿睡胸膛,

一日吃娘三度奶,  三日喝娘九度浆,

娘奶不是长江水,  又非山中树木浆,

口口吃娘身上肉,  娘亲老了面皮黄,

一岁两岁吃娘奶,  三岁四岁离娘事,

若是到了七八岁,  送字学堂功书文,

先读三字百家姓,  后读四书並五经,

自幼读书学礼仪,  柴米油盐送先生,

孩儿出门书房去,  堂上公婆才放心,

早晨出门望到午,  午间出门望日落,

一愁孩子身上冷,  二愁孩子肚里饿,

三愁孩子年纪小,  四愁孩子被人欺,

五愁孩子水边玩,  六愁孩子上高墙,

七愁孩子生麻豆,  八愁孩子不上课,

九愁孩儿性懒惰,  十愁孩儿不登科。

孩儿如今长大了,  请个媒人去提亲,

配得张家李氏女,  花花轿子接上门,

孝顺儿子孝父母,  不孝之子孝妻请,

妻子巴肚好凄惶,  父母丢在九霄云。

孝子还生孝顺子,  忤逆还生忤逆郎,

不信请看屋檐水,  点点滴滴腹淚源,

敬父如敬灵山佛,  敬母如敬观世音,

你敬父母有十两,  后来儿孙还一斤,

父母在世不孝顺,  死后何须哭鬼神,

千哭万哭一张纸,  千拜万拜一炷香,

灵前供果万般有,  哪见父母亲口尝,

养儿不知娘受苦,  养女方知报娘恩,

一生都是儿孙福,  粉身碎骨难报恩,

奉劝世人发善心,  孝顺双亲敬双亲,

养儿要报父母恩,  三年斋戒泣血盘,

吃斋戒得三年满,  超度亡魂上西天。

孝子王庆东于2018年4月21日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京ICP备05035345号   管理员入口
 
                                                        璧文化研究会 新安琅琊王氏宗亲联谊会主办  部分版权为来源作者和网站所有 
                                                          网址:www.xalyws.com   邮箱:xalyws@163.com 

                                                                   联系人王子文:15671090888